当时不仅为他给自己取的笔名周天白叫好

时间:2020-08-07 20:41:44

散文集《我的尼玛达娃》(代序)

十多年前就欣赏并学习周天白的散文,当时不仅为他给自己取的笔名 周天白 叫好,无论从哪个层面看,都以为这是一个好极了的作家名字。严格意义上,是从他笔下《西藏的云》这篇作品开始被吸引的。于是总期待有朝一日读到他的散文集。可意外的是,在他的散文渐入佳境,军内外读者纷纷期待时,他却一掌推开成都以穿越的方式跨入南方之南打拚另一片天地,精力都放到工作上了,写作时间自然便少了,而他似乎忘记了文学这件事,只是我一直悄悄地关注至今。他断断续续对西藏的行吟与回忆,现在终将成书了,作为这个过程的见证者,我自然得写些句子来表达个人的欣喜与祝福。

为周天白写序文于我是一件意义非同小可的事,因为他最初的创作发韧期也是从凝望喜马拉雅的军营打开视角的,在看见与看不见的时空里,这仿佛就是一场伟大的文学接力。

屈指算来,我与周天白先生有近二十年的交情了,因为他曾是我文学路上为数不多的榜样。我对榜样的理解是这样的,只要你听了或看了他的话和眼神,就知道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这样说吧,当初他对我写作和做人一定是有过一些影响的(据说,西藏还有一些文人也承认曾经受过他的影响),估计将会终生不渝的影响下去了。二十年,对于岁月长河根本算不上什么,但于我们人类个体生命却已切割不少精华和闪光的日子。多少世事与人影早已灰飞烟灭,而我与周天白虽多年不见,甚至两人之间也没通个,但忽然有一天我们在上找到彼此,谈话的语境依然是最初的味道,这个解释权只能交给缘份了。他过去写过一些对我个人和文字的看法《栖居于雪域圣地的灵魂》: 他有自己的路要走。虽然这条路看起来有些坎坷崎岖,但文学之路,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手为他早就铺好了的。他的人生就这么注定。他只有走下去,包括他走进西藏 周天白对人对事以及对待世界的洞察方式总是处于旁观、冷静、睿智、垂直表达,精准有力,在变幻莫测的时间里给予恰如其分的情感温度,这种思辨中不失 的格局充分能够在他的散文作品里体现。

在《仰望喜马拉雅》一文的结语中,他这样写道:

我想,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神山,那是引导着他执着前行而不旁骛其它的信念之地,圣灵之光。朝圣的人们之所以能够磕着等身长头,向着心中的圣地,千里万里一路奔行而来,甚至把在磕长头的路上死去看作人生最大的幸福,那是因为他们坚信人有转世轮回,期待通过今生的苦,修来来世的福。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可以称得上是信徒。因为,我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明天,寄托在未来,为自己,为子孙,为人类。这个信念之火被一代又一代人高擎着,就像奥林匹亚山上的圣火,被渴望更快更高更强的人们永远不歇地传递。

正因为这圣灵之火不熄,人类才得以保持自己的尊严。

诚如斯,对西藏这个地球之极的膜拜才不会结束。

很多时候,读完他的文字,掩卷之余,迎面走来的是这样一个人:滚滚红尘中,他不多言,城市在他面前无限扩张,而他始终一个人伫立在城市的前面,像一个宠辱不惊的隐匿者,人群万物成了他思考的掩体。

为了证明我的这种感觉,下面就来摆一件尴尬的事实 那仍是多年前的经历,当时我骑车去成都军区东门收发室取文件,里面几个读过周天白文章的战士说,快看,周干事来了!我们几个挤在窗边,打量着一个名叫周天白的人朝着哨兵的营门穿了过去,后面是几行长长的队列。我说,那人不是周干事。可收发室的云南兵硬要说那个人就是周干事,还声称他们认识的。结果,到了一起吃晚饭时,我把此事告诉周天白,他直问我:那是我吗?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不知在成都北较场那座西南军队的大院里,是不是还有一个长得像周天白的人,但这件事只能证明,周天白默默做事、默默写作,与默默走路的习惯是一样的,毫不张扬,即使当时在很多专业作家都不易露脸的《解放军文艺》杂志上发表了自己的长篇散文,他也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以至多年以后,我找他要那篇原文,他连样刊也弄不在了。这种超然的忘乎所以的写作姿态是一种真正的潇洒文人气节,他从不在获奖、发表、名气上与他人计较。或许,西藏的大气与沉静早已成为他文字的底色。

周天白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师长中,和我保持最持久最自然友谊的一个,这当然要多谢西藏的恩赐,更要感谢真诚的文学让我们在精神的长旅中有了不断愉悦的沟通。一直以来,我私自向不少写作与不写作的朋友推荐读周天白的西藏散文,可以说,周天白的真诚和平易与他的文章都是十分相衬的。很多时候,我的阅读习惯会有这样的认识和改变,那就是回过头再看几年前,或十几年前那些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包括不少名家的作品,或多或少都会产生时代的隔膜与缺憾,这不是他们作品的问题,我想应该是阅读者的问题,因为时间这个程序在不断地对一个阅读者的全部体系进行删减、添加、整理工作,大量的碎片过滤之后,沉淀的便是营养。以我现在的眼光看,周天白十多年前的一些作品仍不过时,这说明他在当时的起点已经把基石垫得相当高了。

西藏有许许多多的山,不少人以征服的姿态向着它进发,却终难征服,而周天白直接选择的是以喜马拉雅为群峰的朝圣标志,那是他熟悉与陌生的地方,作为文学路上的朝圣者,他的情怀与志向何其阔远,而他常年在都市背后的隐匿与潜伏,都是在为精神之上的一座座神山进行多维度的苦修。

他没有抵达,他一直在朝圣路上。

我坚信,一次美妙的阅读就是一次圣灵充满的朝圣之旅。许多年后,你一定不会忘记,一个叫周天白的人带你去看喜马拉雅冰峰云朵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关于周天白的喜马拉雅世界已经呈现在你眼前,我不想在此多下定义与评述,作为一部新书的诞生,任何引领、导读与指指点点都不恰当,个人觉得真正的阅读很多时候是意会大于言传,之于西藏这块土壤生长于斯的文学生命,还是任其生长、任其欣赏为妙,每个读者的口味不尽相同,阅读也将各取所需,一个人对其文字太多的言说很可能造成罪过,这样的后果唯恐影响太多读者个人的眼光与审美,最好的办法,还是把这个权力交还给读者,这才是阅读最靠谱的事情。当然,《我的尼玛达娃》这部集子依我个人的阅读经验,应该算作近年层出不穷的西藏书中的上等佳品了。前不久,有媒体采访我谈谈对 西藏读物热 的一些看法,我对当下一些粗枝大叶的 假象西藏 提出了批评意见,我觉得那些所谓的畅销读物中,甚至有不少是没有西藏生活经验的人干出的傻事,是对读者情感的欺骗,对一个地方极不负责的表现,他们先伤害了自己,再伤及西藏。他们当中有的就连一个文章的标题也是拿来主义,更谈不上文本的革新和内容的创新之举了。反之,我也向读者推荐了我所亲眼看到的马丽华历经漫长西藏体验创作而成的《走过西藏》,宁肯从拉萨返回北京多年以后创作的《天 葬》,在藏多年工作的子文的作品《苍茫西藏》,拉萨本土作家白玛娜珍近年捧出的新作《西藏的月光》等等,这些作品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传递个人的生命经验,影响多数人的心灵视野!

最后我想对周天白说,经历《我的尼玛达娃》之后,你该开始新的旅程了,你已经拥有不少读者在期待你,将来还会有更多的。

真是好久不见,时常想念西藏之蓝是否与你现在南方之蓝可有重叠的意象?

性无能
拔毒生肌药
藤黄健骨丸
相关阅读
较好仁王太刀流装备搭配推荐仁王太刀流套装怎么 2020-09-20

仁王太刀流装备搭配推荐 仁王太刀流套装怎么搭配仁王太刀流装备搭配推荐主要是分享给一些不太懂装备如何搭配的小伙伴,都是一些我自己平常的搭配,有勾玉套装效果可以随意搭配,自己也可以慢慢研究,我这里主要分享一

较好山东筹资建城市肉菜可追溯服务体系 2020-09-19

您现在的位置: 山东筹资建“城市肉菜可追溯服务体系” 物联中国日期: 12:1 :还是Anja Rubik的坦胸露乳07来源:物联中国 点击:501次 核心提示:山东省财政厅近日介绍,从今年开始,山东省财政安排专项资金,积极支持应

较好宁夏专家入牛村传养牛经 2020-09-19

宁夏:专家入“牛村”传“养牛经”“黄牛养殖中,病害怎样预防?冬季育肥牛应注意那些问题?牛饲料怎样配比更科学……”11月15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夏区兴泾镇西干村,一堂“牛课”由宁夏大学专家带进了村子,来自该

较好ihone11ro屏幕发黄怎么办 2020-09-19

iphone11pro屏幕发黄怎么办?iphone11pro屏幕发黄怎么办?这是我们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接着往下看ie为您带来的教程吧。方法/步骤分享:1、第一种就历代iphone而言都出现过屏幕发黄这种情况,只是硬件问题,没

较好连翘根 2020-09-19

连翘根连翘根《中药大辞典》:连翘根【药材名称】连翘根【拼音】Lin Qio Gēn【别名】连轺(《伤寒论》)【出处】《本经逢原》【来源】为木犀科植物连翘的根。【性味】《汤液本草》:气寒,味苦。【功能主治】《纲目》:

较好杀神第八百章空间暴乱 2020-09-19

杀神 第八百章 空间暴乱咻!一道电光闪过。暴骛下沉的身体,突然被攥住,一把扯离向神之领域挤压交汇处,逃出生天。暴骜恍恍惚惚,只觉一震强猛的疾风掠过,等缓过神来,忽然发现身旁多了一人。他比bo若恢复的快许多,

友情链接